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吻 别  

2010-11-08 15:42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吻 别

生命有爱,生命平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(一)

厦门西堤酒巴,迷笼在春风沉醉的晚上。

  遇见小西,她独自一人坐在偏闷一隅。

  我是一个在厦门放荡,有妻室女儿的人。人都是这样:只要时间一长,就会“闷”,就会“骚”,合称“闷骚型”——我就以此类推了。

  我们四目相对,总能感觉,她就是“方便面”,我便是“热开水”,一冲就熟了。

  我们便搭讪起来,谈话的内容很是轻松。

“这位小M,你贵姓?”

“你就叫我小西吧!”

“哦!”我轻叹了一下,“没有男朋友吗?”

“有”她肯定地回答着,“多了,就没有真心的。”

“说得也是。”我笑着点点头。

像这样的日日春、夜夜升,也就无所谓——好奇了。

我了解到,她是外地来厦门西堤酒巴做舞蹈演员。

我们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。

那晚的心情我很是激励,不知是否遇到了出墙的红杏,从而叩响了时时封闭,久违了的心门。

时下,耳闻目览的“越轨”。

——“越轨”只是心灵的一种慰藉,而不应是社会道德的一秤标高。

我只是这样想,然而,我却没有勇气这么做。

这就是“虚伪”。

——一个成熟男人的虚伪。

于是,我便没有和小西联系了。

(二)

那个星期日,我忽然接到一位中年男人的声音,声音很是哽咽与暗哑。

“你是张云翼吗?”

“认识小西吗?”

一听,我便有些疑惑。

“认识”我找了借口,“但,不是很熟!”

“我是她父亲,她的日子不多了。”

那位父亲稍做停顿,喘着气说:“她想见见你!”

我既惊讶,又刹疑。

“她得了什么病?”

那位父亲停了好久,才说:“骨癌”

“哦!”我能感觉到那位父亲周围的气息一定很凝固……

(三)

小西平躺在病房里,穿着素洁的对襟连衣裙,脸上没有血色,眼睛稍有点肿,眼圈是黑的,嘴唇有点干裂,但脸上充满丝丝笑悦。

看到这种情景,我想小西一定被病魔折腾得很痛苦。

——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。

我带着玫瑰花走到她的床沿。

“好一些了吗?”我关切地问着。

“你来了!”小西深情地望着我。

好久,她才说出一句:“你爱我吗?”

我本想告诉她,我是有妻室女儿的人。但话到嘴边,又咽下去了。

“你能吻我吗?”

刹时,我的脸发涨起来。

“我、我……”我吱唔着。

突如其来的“虚伪”占据了满脸的粉饰。

一时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“你,吻我一下行吗?”小西眼神充满着渴望与请求。

俗话说: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,

        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

我相信,小西在弥留之际,对爱情是多么的热盼与憧憬。

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,在与世人的冷眼中;在与世俗的封建中;在与世观的偏见中;所做出的勇敢责择。

我便在她那毫无血色的干裂唇上,留下“清清”的一吻。

(四)

小西轻盈地笑着,眼角淡出晶莹的泪珠。

也许没人吻过她。也许有,但哪些只不过是所谓男人的“逢场作戏”。小西也许是“交际花”,或许是“坐台小姐”,但她没有给社会造成任何危害,带来任何负担,这只是她的谋生手段——一种生活。

我不知道,我的看法是否太狭窄、太天真、太固执。

我只知道,“生命有爱,生命平和。”

(五)

回来时,我的内心怅怅地、酸酸的……

逝者如之乎!!!

点一根烟,那淡淡的心情伴随着袅袅的青烟,如浮云,飘散开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