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顶屋,我的家  

2010-02-12 23:18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

 

红顶屋,我的家

我打开门,甩了甩顺着脸颊不停滴落的雨水,见到老俩口——两个书呆子,八只眼睛挤在一本书本上。外面的雨水汹涌地穿窗而入,雨途中的愤懑与不悦,统统跳将出来恣意蔓延。

“你们光知道书,为了书,眼睛都成了啤酒瓶底;为了书,连儿子的就业也置之度外……”。

“哼!”我冲进卫生间,准备洗个热水澡,想象着能冲走一切不快,一身寒意。谁知刚接触水,却又惊跳着缩回来,鸡皮兀立,浑身战票,慌忙地望了望毫无半点热气可言的莲蓬头,失望得差点儿掉泪。然后,索性站直身子,任凉水流淌,冷彻全身。

“哎呀!热水器坏了,全是冷水,你怎么洗澡呢?”书呆子妈妈恍然大悟似的在外面大叫。

我不吭声,让“哗哗”地水声去回答她。

“会生病的,快别洗了”。

我依然无动于衷,让思绪飘出仅一锥之地的卫生间,去想象她焦急得如热锅上蚂蚁。

终于,爸爸冲了进来,对我大吼:“你疯了?”

“我疯了吗?你们才疯了,你们看看:下了这么大的雨,谁家不关窗户,谁家的热水器先进得大冬天洗冷水澡,谁家三口人还挤在十平方,只有我们,真正疯的不是我而是你们”,我气得捶胸顿足,积郁的怒火经过冷水的冲洗,竟如此无法抑制地膨胀开来。

父亲同样的怒不可遏,欲冲过来教训我,被双眼潮红的母亲拉住,只能痛惜而愤然地道了声“逆子”。

我渴望因为洗冷水澡的缘故而生病一场,这样好唤起父母的自责,可第二天竟安然无恙。父母依然专注于他们的学生、他们的书——“柔石般的迂”。说实话,我是有点瞧不起,甚至鄙视父母的,别人都奔小康,都讲究金钱效应,而我家越过越糟糠。父母忠诚、老实得近乎木讷,分房指标让人家,加薪晋级让人家,唯一不肯让的就是他们共同执教的那个差班。

我开始很少回家,既然如此小视父母,就得干出点名堂让他们瞧瞧,我也并非眼高手低之流。不出半年,高帽子悠悠然地飘来,我虽问心无愧,却也无暇顾及。单位要派人去厦门考察,我很羡慕那位幸运者——可能就是小康,他一直勤奋而刻苦,恰好他在厦门的女友又生病需要人照顾,这个美差应该非他莫属了。公布名单那天,我鬼使神差地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我想一定看错了吧?心里打着鼓正欲转身,众人却以包围之势蜂涌而来。那时,我清楚而深刻地看到小康颓唐、沮丧的表情。这种表情让我一次又一次地犹豫,在接近去厦门的日子里,我把这个难得的机会留给小康,同事们大惑不解,我自己一时也找不出答案,可能是那神秘的遗传基因在从中作怪吧!不过,我应该把单位派我去厦门的事告诉父母,好让他们明白儿子并非毫无能耐。

刚到家,见到父亲忙不迭地放下手中的笔,我隐隐觉得有些歉疚,于是,缄口不提此事。

晚饭后,我正找一本书,偶然发现了一张纸条,其中文字为:学校分给我的那套房,我们自愿放弃,给准备结婚的小李,请予批准。落款处是父亲的大名,我凝神而视、伫立良久。

“小潘”,父亲不知何时来到我身旁,他犹豫了一下说:“本来我准备告诉你的,但怕你……”。

“爸爸,我懂!”不知怎的,我忽然茅塞顿开、心领神会:“我把去厦门的机会也让给了小康”。

“小潘,你……”。

于是,年老的和年轻的脸上都爬满了泪水。

 

 

云翼按语:

        总感觉这篇小小说,写得比较嫩雅,不过深入由然。但善良、慈爱的人们不会因我的嫩雅笔触,而在乎“红顶屋”的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 我总想:家之所以无所不在,便在于它永远曲折而艰辛地伴在我们周围。我热爱家,就在于热爱它是一种抽象了的安慰,是一件寒冷冬日里梦想的大棉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