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手套  

2010-02-16 11:07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白手套

  幸福真的很美,象白手套一样雪白的美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 小时候,我最渴盼的是拥有一双白手套。

  我渴望在寒冷的冬季里,能从父母亲那里得到一双粗纱的白手套。

  我母亲在建筑工地上当过小工,在田地上做过农活,在“生产队”上当过会计。总之,现在惠安县城许多处建筑、田地,母亲当年都是优秀的建设者。

  冬天,母亲在工地上,总会分到一些白色的粗棉纱手套,慢慢积累起来,那数量,在我和姐姐眼里是很多很多的,每次她回家,都会将新领到的白手套置在灯下,细细察看:颜色的深浅,棉纱的韧度、厚薄和重量……,那目光,极尽专致。以致小学上课,我在黑板上造句时,竟兴高采烈地写下:“母亲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她亲爱的白手套。”当时,我是多么企盼一觉醒来,母亲能在我的床前放上一双白手套,就象民间故事中的送宝娘娘一样。那样,我就能象其他同学一样,戴一双父母亲给我的白手套了,哪怕沾满泥巴、破破烂烂、并且显得异样的庞大。

  然而,这是没法实现的祈望。母亲自己从来不用那些白手套,即使严冬搅拌白灰浆时,她也一样裸露着她那双龟裂得沟沟壑壑的手,在风雨中搅拌着贫瘠的生活。母亲是个粗人,她从不理会我们的愿望,母亲是深爱着我们的,她认为,能吃饱,已是幸福的童年了。至于穿着暖和或美观,那已是得陇望蜀般的奢望了。但母亲在这一点上,毕竟粗中有细,她积下的那些白手套,终于变成了我们身上的小背心。

  首先,她将那些白手套的线头细细地挑出来,用一种近乎神圣的眼神,轻轻地将纱线抽出,打成一个小团,慢慢地,那棉纱团就象滚雪球似的日见其大,终于足够打一条背心了。母亲是个农家女,她很少做女红,然而现在,她那双粗粗大大的手间,却因了雪白的棉纱而勾勒着她的心血与渴望。记忆中母亲翻动的手,无疑是我童年见过最为优美的舞姿。

  现在,母亲早已不到建筑工地打工了,也很少做农活了,和父亲一起经营一家小小的花店,当年母亲织的那些小背心,也终被我们遗弃并遗忘了。

  童年,从物质生活十分贫瘠的海村小道蜿蜓而至,却从未曾感念母亲的艰辛与甘甜,只有此刻,生活渐好起来,而我又客居他乡四处做工时,才深深忆起家的温暖。

  冬天的风挟着雨,刺骨寒冷,我常常骑着摩托车四处奔走,手指头都被冻僵了,我便时时想起我家曾有过的一双双白手套,想起我日益粗大的掌间所拥有的永恒的温暖,虽然直至今日,我仍未曾戴过一回白手套。

  常常告诉自己:会写点东西,是你的一点微不足道的长处,跟别人长得漂亮一点一样,是平凡不过的了。

  是的,人人都用一份鲜丽的枝叶默默地点缀着平淡的生活。

  生活给了我一本书,用心读它,才读出:原来,幸福真的很美,象白手套一样雪白的美!

  极为贫困的年代渴盼一件小小的背心;极为平凡的时候渴盼出名;极为繁华的时刻渴盼平淡;极为严寒的冷冬渴盼一双双白手套;而极为风雨坎坷时,则渴盼一盏小小的灯在远远的地方点亮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