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懂 你  

2010-02-28 23:10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懂 你

  放学了,小海挂起书包准备回家,刚出校门就撞上了班主任,她上下打量了小海几眼,用低微的声调说:“等等,小海,就一会儿。”她说得那么小声,这反倒让小海不知所措了。

  “什么事,老师?”小海的语气有些生硬。

  “据说,你昨天晚上又跟人打架了”,老师说。

  “什么?打架,没有,我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小海的语气越来越强硬。

  “还敢说没有”,老师的声调仍然小声的说:“昨晚,那同学的家长都告到我这里来了,你还敢不承认。”

  小海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

  “小海,你已经打了好几次架了”,老师略带生气地说:“你父母亲这样疼你,对你充满希望,而你却这么不争气”,老师说到这里,便用一种冷峻的目光盯着小海。

  小海完全乱了陈脚,他不敢正视老师,仍然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  “小海,我不喜欢叫保卫员”,老师接着说:“不过我想打电话给你父母,告诉她们我要把她的宝贝儿子送进教导处。”

  “我老爹不在家”,小海大声地说。

  “那谁在家?”

  “我阿姆,她在家。”

小海的话音刚落,老师已经走到电话跟前。

这时,小海越害怕,他的嗓门就越高,好像是在显示自己无所畏惧似的,每次碰到这样的事,他都是这样的。

小海的声音完全憋在喉咙里,“等一会儿,老师,这事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,你用不着告诉她。”小海尽管在大声说话,但声音还是小得可怜,他盼着家里快来人把他救出去。老师已经在跟他母亲通话了,通知她赶快到学校来。

小海想象着阿姆待会儿会迫不及待地闯进门来,怒气冲冲地,眼里噙着泪花,急得象热锅上的油点,蹦蹦跳跳,一见面,就抓住小海大声怒吼道:“夭寿仔,太不争气,让阿姆给人看笑话。”不分场合、不分青红皂白的大声咆哮。

小海想上前解释,可她一把推开了,噢!那太难堪了。尽管如此,小海还是盼着母亲赶来,好在老师没叫保卫员之前把他接回去。

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“我是小海的阿姆”小海的母亲大方地做着自我介绍,笑容可掬地和老师握手。

老师被这个“乡下阿姆”的表现给怔住了,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那样的从容不迫,落落大方。

“小海又跟人打架了,是吗?”小海的母亲问道。

“是的,您的儿子又跟人打架了”,老师生气地说:“而且,一次比一次严重”。

“是这样吗?小海”她看着儿子,话音里带着伤感。

“是的,阿姆。”

“你干吗又跟人打架?”她继续问,但话间里带着沉闷的伤感。

“我心情不好。”

“心情不好,就可以打架,就可以成为打架的理由吗?”她的语间顿然变硬了许多,但话音里仍带有伤感。

“肯定跟坏孩子学坏了?”小海的母亲转过身去,在老师肩上轻轻地拍了拍,就象她非常理解老师一样。然后说:“要是您愿意听我说一句的话……”,语气坚定,但突然又停住了,她把头转到一边,好像不该再往下说了。

“您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,老师?”小海的母亲说着又转过身去,依然笑容可掬地望着老师。

“我?我本来想要叫保卫员,那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叫保卫员?”母亲反问道。

“是的,是这样的”老师回答着。

“我本来是想大骂他一顿,不过我总觉得对于一个男孩来说,有时候给他一点忠告要比惩罚更有必要。”

小海忽然觉得,今天母亲完全是个陌生人似的。你瞧,她笑得那么自然,和蔼可亲。

“我不知道您是否介意,让我把小海带回去”母亲接着说。

老师原以为小海的母亲会被吓得六神无主,一边流泪、一边为她的宝贝儿子求情,但事实太出乎意料了。母亲的沉着反倒使她自己感到内疚。

过了片刻,她摇了摇头,心里暗暗佩服起这个“乡下”女人了。

“当然可以”老师接着说:“我不想太不近人情,现在我要告诉您我的决定:告诉小海以后别再跟人打架,至于今天的事嘛……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母亲激动地握着老师的手说:“认识你很高兴,小海不会忘记你是个好老师,非常遗憾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见面,请相信我,我会和学校好好配合把小海管教好。”

母亲紧紧地握住老师的手。

“再见!”。

小海和母亲走了,沿着大街一直走着。

母亲迈着大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,两人都默默不语。

过了一会儿,小海终于松了一口气,开口说:“阿姆,想不到结果是这样的!”

“再也不会有了,你已经叫我够受的了——别说话。”

到家了,母亲脱了外套,看也不看儿子一眼就说:“你不是个好孩子,小海,你老是闯祸、闯祸,除了闯祸,你还会做什么?没完没了!”

小海低头不语。

“还傻愣着干什么!去睡觉,”母亲严厉地训示着,“今天的事别让你老爹、老爷知道。”

小海躺在床上,听见母亲在厨房里。

“阿姆今天太伟大了!”他自言自语。

他觉得应该立即去对她说,她有多么了不起。

想到这里,小海起身进了厨房。

忽然看见母亲那情景,却让他大吃一惊:她正坐在那儿失魂落魄,一张脸就象被吓掉了魂一样难看,根本不象是在学校里那个沉着冷静的阿姆,她颤抖地端起茶杯,茶溅到了桌上,嘴唇紧张地抿着。

——母亲一下子老了许多了!

小海一声不吭地站着,他突然想哭。从那双颤巍巍地手上,那一条条刻在她脸上的皱纹里,他仿佛看到了母亲内心所有的痛苦,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了。

那晚,小海第一次认识了母亲——一个有理智、有文化、有见地;坚韧、倔强、刚毅的“乡下阿姆”。

 

 

云翼按语:

  这篇小小说初中就写过,且修改过很多次,虽不那么伟岸雄魂,但能从另一个侧面:反映天下母亲望子成龙的良苦用心。

  对话、表情、动作、视觉、比较合理。

能真诚地说出:当今青少年对母亲的另一种——“懂你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