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异域的家  

2010-03-03 22:3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异域的家

  我热爱家,就在于热爱它是一种抽象了的安慰,是一件寒冷冬日里梦想的大棉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家,是我写烂了的题材。

一如从小学到中学开学的第一天,我们的语文老师便开始布置作文,一数起来竟写了七八篇《开学第一天》的作文那样。

我可以说是在一大堆关于家的所谓优秀作文的“阴影”下长大的,直到现在。读小学二所级时,语文老师在作文讲评课上念了一篇《我爱我家》的作文,那时,我正低头躲在课桌下编一个小竹篮。

就这样,直到小学升初中,家的“身影”依然笼罩着我。

有一天上语文课时,同桌的小玫忽然转头问我:“你知道是谁的作文吗?”

“我干吗要知道!”我爽朗地回答着。

我小学的作文一贯是让老师头疼的,因为我从不在乎选材、突出中心之类的。

“那是你的作文,”小玫叽了一声,笑了出来。

果然,一会儿语文老师便喜意绵绵地合上卷子,深深地吸一口气说:“这是云翼写的作文《红顶屋,我的家》,他用虚构的笔调惟妙惟肖地传达出人物的神韵,拼发出内心世界的独白:温馨、憨实、柔石般的——迂。”

原来,写家已令我疲倦不堪了,于是便写了这样一篇绝对“小说构思”、“题材新颖”、“内容突出”的小小说。至此,我才“恍然大悟”,为何家的题材永远也写不完。

原来如此哟!

其实,“家”这一题材早已是我大显身手的疆场了。

读初中三年级写限景作文时,我就写了圆圆的月亮,圆圆的月饼,写了怀念那从末见过面的、在台湾的舅爷。这篇文章也毫无例外地被我们语文老师当作范文了。

我有个舅爷在台湾。

这个事最早形成文字,是在八十年代初的那段日子,那时,我刚满十六岁,象初升的太阳一样。当时,我父母亲是不敢、也绝口不提有个舅爷在台湾的,更甭提写成文章了,我便理所当然地挨了一顿批。记得当时我还疑惑地、文绉绉地对父亲说了文责自负,文贵真实等之乎者也的话。结果无疑是引来更多的耳光和更长时间的罚站。我的那次被打是彻底的,连一向溺爱我的老奶奶也含泪不去规劝气愤的父亲了。因为当时大家都说舅爷是客死异乡的,以至每年清明节,我家都要煞有介事地祭祀我那说不定正走在台北大街上的舅爷……。

那时我们穷馋了,祭祀的日子便成了我们的期待,为能经常吃到精美的食品,我们多么希望这种祭祀的次数能多一些啊!

“海峡两岸浅海湾,海西繁荣一家亲。”随着海峡两岸交流密切,海西经济的繁荣发展。我们开始托人到台湾寻找舅爷的下落。而我父母亲也开了一家小小的花店,家里的经济也有所起色,父亲抽的香烟也由鹭江丰产,日渐沉香、双喜起来了,谈起台湾也不再谈“台”色变了,而且总要加上一句:我家老舅去台湾那年我才刚满一周岁,可那晚上我还清楚地记得……,瞧,我这记性,呵呵!还行。

这些事情在我们周围不断地演绎着,关于“家”的种种情结,给我的童年上了生动而形象的一课,从中我读到许多人性的恐惧与隐抑。家之所以无所不在,便在于它永远曲折而艰辛地伴在我们周围。我热爱家,就在于热爱它是一种抽象了的安慰,是一件寒冷冬日里梦想的大棉袄。

我写了这样一些文字,只是为了将来的某一天,我的同桌小玫再问我一声,《异域的家》中你真的是那样吗?那时,我会对她说,我并不比你清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