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三轮,我的家  

2010-09-23 22:44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三轮,我的家

我不期望拥有一片草原,我只希望有一匹骆驼从我生命的原野中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 想不到二十多年悠悠荡过,一见那辆破旧的老三轮,我还是立即认出来。这是父亲曾经用过的那一辆;这是父亲曾经带过儿时我与姐的那一辆。我清晰地看到,车把上仅剩下的一只塑料套——我童年时刻下的“上、中、下”三字,依然还在。

  还是老样子?只是更苍老一些。它不再用来载货、带人,新主人用它摆上一个水果摊。

  提着水果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有一种不同往日的感觉。二十多年只在一瞥间,我们都已过上舒适的日子,而老三轮还在经烈日、披风雨。

  老三轮,曾经驼过我们的童年。

  那年,父亲刚告别“黄岗山”,告别山里那些做笋片的嫂娘,在拥挤的崇武古城一角踩起老三轮。对于我们这些有购书史的“狗崽子——资本家”的“黑市孩子”来说,老三轮是我们生活的童话,我与姐常常一个晚上不做事地观摩着它,仿佛一打开,就会有一根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故事中的小火柴,燃着星星之火可以燎远般的火花,给我们变出每日所需的稀粥、薯干、粮票、布票与油票……

  读小学时,每当读到“骆驼”两字,我就觉得老三轮就像一匹寂不出声的骆驼,在贫瘠沙漠上跋涉的骆驼。它驮着我和姐姐,走过开满鲜花的大草原,去寻找远方的绿洲和城堡。一大早起床,我和姐姐就趴在窗口,看着父亲上车。迎着风,我们使劲地唱:

  老三轮,我的家,

  老三轮,我的家。

  一边没有眼睛,

  一边没有尾巴,

  真奇怪、真奇怪!

  这是我们童年的幸福歌谣。

  后来,父亲在崇武造船厂谋了一个临时工的“头路”(闽南话:工作岗位的意思),每月领8工分钱(相当于45元)工资糊口。老三轮就要卖掉了,我将刚刚学会的自己名子和“上中下”,用小刀分别刻在两个车把上。

  岁月象一双手,不停地抹着,流水一样;旧的过去了,新的淌来了。自然,老三轮的脸是日见衰老了。车把的套子也掉了一个,“上中下”也被磨得模糊。然而,在这一刻,我的心旌摇曳得十分激烈。儿时的“上中下”,也许是一种期待邂逅的希望吧?可是在未曾遇到老三轮之前,我从未曾想过,或偶尔挂念起我童年有个伙伴叫“老三轮”;也从未曾想过那片远远飘走的大草原,和那驮过我们童年,我们家的骆驼。

  ——一点也不。

  人为什么要那般健忘,又在健忘中加深对未来的渴盼呢??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