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雨蒙蒙(二)惩 罚  

2010-10-19 21:16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春雨蒙蒙(二)

《惩罚》之

心 病

回到北京,雨莲对春晓说,要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春晓落泪了,他说:“他们村的人家,穷得根本买不起油,都是吃攒油。”

雨莲好奇地问:“什么是攒油?”

春晓说:“他们村的人家每天都勒着腰带省粮食,省出点粮食或小鸡下个蛋什么的,都拿到集上换点豆油,然后把油攒起来,家境好一点的人家一年能攒个十斤八斤的,留着过年炸点丸子啥的。”

春晓说到这里,哽咽得低头不语。

然后,他还是接着解释着说:“我们村有个风俗,过年供奉祖宗必须有油炸物。炸剩下的油就留起来做来年一年的吃菜油,家家都是这样的。”

听了春晓的话,雨莲心里有些酸楚,没想到,自己倒掉的是人家一年的吃菜油。又一想,就是这样王老汉也不该踹她呀!自己毕竟是未过门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也不应这样对待她。

雨莲深深地爱着春晓,但一想王老汉踹她那一脚,心里就特别不痛快……

这天春晓来找她,一进门,他就给雨莲跪了下来,哭着说,“他的父亲病得很重,妹妹来信说,‘他特别想见见雨莲,要不死不瞑目!’”

雨莲暗暗吃惊,王老汉那么硬实的身板子,才一年的时间,怎么就快要死了!说心里话,她实在不想再见到那个野蛮的老汉,但在春晓的苦口婆心地哀求下,她心软了,答应了再跟春晓回一次乡下。

王老汉正躺在破床上,已是瘦得皮包骨头,一脸的菜青色。他一见雨莲来了,顿时,流露出惊喜的神情,喘息着说道:“闺女,那天,你穿着荷蒙的衣裳,我看错了眼,以为是荷蒙那丫头糟蹋油,才踹了那一脚。我要知道是你,打死我也不会那么做啊!”王老汉说着,眼里滚着泪水。

“雨莲啊!闺女啊!你这下来了好,我向你赔罪了!”王老汉挣扎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。

哦,原来如此……!!!

雨莲赶忙上前按住王老汉不让他起来,紧紧攥住他枯瘦、粗糙的手,哽咽着说道:“老伯,是我不好,赔罪的应该是我……您得的什么病,赶紧治,缺钱有我呐!”

雨莲话音刚落,站在一旁的荷蒙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说:“爸爸的病,都是他自己弄的,他有一年没吃油了……”

雨莲和春晓不由得大吃一惊,急忙追问是怎么回事。

荷蒙说:“自从去年雨莲哭着走后,爸爸就特别内疚,总是在责备自己,他时不时地敲着脑门骂自己混蛋。一开始,家里没有油,炒菜根本不放油,不久哥哥寄钱买了油,爸爸也坚决不吃,他就是用这种办法来“惩罚”自己,向雨莲表达忏悔之情……”

雨莲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,她哭着说道:“爸爸,您快快好起来,咱们还炸丸子吃,我给您炸,我再不会把油泼了…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