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荧 光  

2010-10-30 14:39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荧 光

在心墙上凿一扇窗子,

让我的灯光溢进爸爸的房间,

也让爸爸的温馨从这窗口传递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 我家是一幢二层四房朝厅的闽南式——石屋。

  我和爸妈住在楼上。

  我的房间靠北,爸妈的房间靠南,只隔着一堵墙。

我很少到南屋去,除了爸爸要找我谈心,要不然,就是爸或妈病了。我老觉得,我和爸爸总是隔着那么一堵心墙。

  爸妈却常到北屋。爸爸是来检查我自修情况的,妈妈到北屋是来清理一下卫生。谁叫我总是糟手糟脚地把书乱扔了一屋,甚至塞上了天窗。

  有一次,我们在南屋里谈心,我和爸爸都很激动,大声争吵起来。

  我抗议说:“爸爸老是到我的房间来检查,那眼光,实在叫人受不了!”

  爸爸没出声,默许了。

  从那以后,他到我南屋来的次数也就减少了。

  我书桌前的壁灯虽是45瓦的,但看上去总象蒙着一层尘埃似的,抑或象是一双生病失神、无精打采的眸子。晚上,我正把《毛泽东读书笔记》摆在课本上看的时候,爸爸忽然走进来,瞥了书本一眼,便踱开了,他顺手按一按床前灯的开关——那个开关失灵了,会漏电。

  “这个暂时不要用了。噢!等明天我来换一个。”

  “哦,还有这灯,会不会太暗啊?要不也重新装一个?”爸爸接着说。

  “不用不用, 不是太暗,是电力不够。”我赶忙说。

  对于妈妈,我会非常安逸地享受各种母爱的抚慰;

  对于爸爸,我既不喜欢他的目光,更害怕他的热情。

  但爸爸还是坚持拿来了一盏60瓦的灯泡。他用白纸把烫热的灯泡包住,轻轻地旋下,又把60瓦灯泡轻轻地旋上。那进候,很静很静,只有金属摩擦的声音在细微地响着。

  拉开了电灯,好明亮啊!

  爸爸笑了,他顺手撩了撩耳际的鬓毛,一缕白发轻轻地滑下,在赤热的灯光里很是显眼。

  这时,爸爸又向书桌上看了一眼。《毛泽东读书笔记》我已拿起。桌上正平摊着一本英语课本,课本上斜放着一支笔。他笑着,分不清是讽笑还是苦笑。

  爸爸只说:“期未考要到了。”

  灯更亮了,爸爸走了。但似乎满屋都还留着他的余温,就如那强光一样炽热,虽然爸爸是多么地瘦小!

  正好是星期日,我已约好了同学,准备明天野游去——逛海水。

  ……这天凌晨四点钟,妈妈轻轻地推开房门,先打扫了卫生,然后走到床边,用她那双粗糙的手为我掖了棉被。妈妈每天都从早上四点钟开始就到建筑工地,一直要到下午四点钟才回家。但她每天早晨都要替我清理昨夜弄糟的房子。

  “妈妈!”我心理轻轻地咽了一声。

  六点钟起床,我终究没去成野外,不知什么缘故,那个早晨我很是犹豫。

  傍晚,我翻开学习日志——

  一九八八年六月一日:“二流子”=“不入流”=“不务正业”。

  这句话我非常熟悉。

  自从我爱好文学而荒芜了学业,自从我热衷于踢足球而昼夜不归,自从我喜欢野游而出家远走。总之,一切其它非主导兴趣、而主导了我的兴趣,却不象个学生的时候,爸爸总是用这句话教训我。

  晚饭很是丰盛,但不见爸爸下来吃饭。我疑心是妈妈吓唬我,爸爸怕是船厂里加夜班没回来。

  于是,我爬上楼,推开南屋。

  爸爸果然在房里。屋里还没有开灯,我假装成进屋找火柴的样子,顺便划亮了一根。那白色燃烧的火焰很美很美,如同一朵绯红的花,开在晚暮的旷野里。

  在那很美很美的荧光里,我看到,爸爸穿着灰毛衣,仿佛又苍老了许多。只是走近,我感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温馨。

  这天夜里,我总担心爸爸又要找我谈心,但是没有。家里平静得出奇,象火山爆发前的一瞬般地平静。我再也按捺不住了,便再一次到南屋。

  南屋里没有桌,爸爸正坐在床沿,佝偻着身子,趴在小柜面上,一盏很微弱的灯光悬得老高,发出极其微茫的灯光,冷冷地闪着。

  我走近一看,爸爸原来是在修改我的作文。

  那一时刻,我才发觉,我的字原来是那么糟,简直象团年糕那样糊在一起了。

  我默默地,连自己也不知是怎样退出南屋的。

只记得爸爸问了两句——

“吃完了饭吧,不要急着学习”;

“你这作文我来不及看,现在修改一下,哎!又是一个错别字……”

  我默默地回到北屋。北屋的灯光仍亮着,很亮很亮。

  夜深了,有两盏灯亮着,一盏强,一盏弱。只是隔着一堵墙。

  我想,假如爸爸不会骂我的话,我要在这新屋的墙壁上凿一扇窗子,让我的灯光溢进爸爸的房间,也让爸爸的温馨从这窗口传递给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