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作 秀  

2011-01-01 17:1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作 秀

(三)

希克颇气派地坐着轿车来了。钻出车门,他对掬着笑脸的一干人点点头。然后,他又按照法兰西的风俗,众目睽睽之下,和孔秀亲热地吧嗒吧嗒贴面吻了几下。赵作站在身后,见老外如此敬重自己的老婆,顿觉脸面大增。

行过礼节,孔秀领着希克,径直进了宾馆的高级套房。关门闭户后,孔秀替代老爸,给希克讲授了剪彩仪式的各个事项。然后,两人又如胶似漆地粘乎了好一陈子,直到夜深时,她才姗姗返回了家。

第二天,超市隆重开张了。在喧天轰响的鞭炮声中,希克手握剪刀和孔秀的老爸并肩站立,对着彩带咔嚓一下,完成了任务。

赵作从岳父的手中接过一个红包,遵嘱给希克送去。走进宾馆的楼道,赵作的脚“咔”的一扭,悄悄钻进了卫生间。匆匆打开一数,整整一万元。赵作想也没想,顺手抽出一半塞进怀中,然后,挺胸凸肚走了出来。

希克接过厚厚的一迭钞票,十分不解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赵作解释道:“你的酬金,你执刀剪彩付出了体力劳动,不成敬意!”

希克顿时明白,忙将钞票装进兜里,又聪明地问:“这事情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,对吗?”

赵作连忙翘起大拇指:“OK,OK!法国人真聪明!”

超市开张四个月了。

这天,县长从省里开会返了回来,稍事休息后,便派人赴国税局去请赵作来。

赵作受宠若惊地蹑着脚尖,悄无声息地走进了贾县长的办公室。贾县长一见忙站起身子迎了过来,亲热地伸手与赵作握了握。

贾县长一连串的动作,深深感动了赵作。他激动不己,结结巴巴表了态:“领导有事只管吩咐,我赴汤蹈火、坚决照办!”

贾县长和蔼地问:“听说你有个法国朋友?”

赵作点了点头。

贾县长亲热地问:“听说他父亲是位富商?”

赵作听明白了,脑中飞快旋转,转出一派瞎话从嘴中旋出来:“没错,是法国西部富有的大商家!”

贾县长惊喜地“哦”了几声,颇感兴趣的目光又投向了赵作。

赵作道:“我和这位巨富的儿子希克是莫逆之交,虽说国籍不同、肤色不同,但同心同德,好得共穿一条裤子!”

贾县长开怀大笑:“好!这一来事情就好办啦!省里号召我县积极招商引资,可咱们是个穷小县城,任务很艰巨啊!”

赵作心中有了数,拍下胸脯说:“我立马去动员他来县城投资!”

贾县长愣了一下,旋即抻出双手:“好,好!你的功劳大了!”

赵作连夜赶进省城,火急火燎寻到了希克,硬拽住他的一只手臂往外走。希克一看赵作满面通红、浑身激动的样子,不禁打了个哆嗦,只得跟着赵作进了咖啡馆。

赵作喘着粗气说:“希克,我待你如何?”

希克嗫嚅道:“不错……”

赵作一拍桌:“好!那今天咱俩就掏心掏肺说话了。”

希克担心自己被对方踩住尾巴,有点结巴起来:“行,我听凭你的发落……”

赵作听了,哈哈大笑:“这一下,我的仕途就光芒万丈了!”

乐过叹过,赵作就从头到尾将招商引资的事讲述了一遍。

希克忐忑不安的心这才平静下来,头脑即时变得清醒又理智。他很实在地开了腔:“老兄,我眼下是个学生,没有能力投资呀!再说了,根据法国的法律,我没有经过授权是不能代替我父亲签字行事的!”

赵作深叹一声:“你们老外真是脑瓜子不开窍!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国情!其实,你只需在投资意向书上签个字就行了!意向书,根本不负法律责任。而对于我,那就是升官的政绩!”说完话,掏出5000元往桌上一拍:“这是你签字的体力劳动酬金!”

希克听了,盯住钞票笑起来:“OK!OK!”

希克被县府的一干领导从省城接来了,希克答应向县里投资办企业,并允诺请他父亲也来中国看看。

签字仪式在装扮一新的大会厅庄重举行,但见干部们依级别高低,顺序分明地排成队列,依次迈上几步,与希克郑重地握手。

最后,希克代表投资方,贾县长代表县政府,双双在桌前坐下,两个人表情肃穆地握着笔,在一片镁光灯的闪亮中,各自签了名字……

不久,越作荣升了,担任了国税局的副局长。

任命宣布后,一群人簇拥着赵作,众星拱月般将他请进了“豪门酒巴”的雅间里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九道。赵作正欢畅吃喝,手机铃声响起来。凑近耳边一听,他不禁喜形于色地叫起来:“哈哈,我的太太在医院临盆了,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!”

众人听了,齐声欢呼,恭喜赵局长升官得子!双喜临门!

赵作兴冲冲地赶进了医院,推开产房门便欢叫道:“孩子在哪儿?让我好好瞧瞧!”

房间里弥漫着沉闷压抑的气氛。

岳父岳母都低头不语,孔秀泪眼婆娑地望着他,一脸无奈苦楚的表情。

赵作愣住了。

这时,一个女护士抱着两个婴儿走了过来,默默地站在了赵作的面前。

赵作下意识地低下了头,目光朝襁褓中的两张小脸蛋盯去。

赵作一下子惊呆了,浑身僵硬,两眼发直。婴儿长得确实与众不同、不同凡响,一双儿女竟是金发碧眼高鼻梁,毋庸置疑,都是法国朋友希克的种,是混血儿啊!

突然,孔秀失声大哭起来:“妈呀!妈呀!日后我怎么做人呀!这地方我待不下去啦!”

赵作生平第一次对孔秀发了脾气,愤恨地骂起来:“别嚎丧啦!不要脸的贱东西!”

他突然想起什么,抓起头发恸哭道:“都怨我没长眼,招来个外国流氓哇!”

说完,赵作甩门冲出,找希克算账去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