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后一碗热汤面  

2011-02-02 10:37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最后一碗热汤面

  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他迟迟疑疑地说:“俺和你娘想到你那儿,摆个小吃摊,你看中不中?家里实在没啥活儿,憋哩……”

  父亲的电话是有来由的。

学校放寒假时,我回到闽中乡下,父亲谈到农村的钱不好挣,我就随口说道:“我们福师大门口有好多外地人摆的小吃摊,生意很好,每天能挣好几十元。”

爸妈一听就来精神了,说那中呀!一天就是能落二三十元也中,比在家强啊!

我说:“就是很辛苦,摆个摊在马路上,起早贪黑、吃风喝冷的,还有那么多摩的来来往往,生怕有危险。”

父母赶紧说:“那算什么苦呀,俺俩这么多年都过来了。”

接着,他们又问了很多具体情况。最后商定,过罢春节,父母再在家待一段,如果实在没活儿的话就去。

我当时也没把这事当真。老家离福州相隔几千里,再说,父母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。父亲腿有病,还晕车,母亲又没出过远门,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……想不到,父亲还是把电话打过来了。

听到父亲的话,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父亲的声音就又在那头响起:“要是不中……你看,俺去厂子找活,厂子嫌俺老,家里也实在是没个赚钱的法子,……”

我知道父亲真是难住了,我和妹妹的学费,他们去哪里凑啊?

我最终还是对着话筒那头的父亲说:“咋不中呀,你们来吧,路上小心……”

几天后,父母结伴来到福州,扛着包摸到福师大正门口。父亲在校门口打电话给我,说他和母亲到了。我甩下电话,疯也似地往校门口跑去,看到门口局促不安的他们,想着他们这么大岁数,为着子女,还要大老远跑到一个人地两生的城市谋生活,我的眼泪劈里啪啦地掉下来了。父亲搓着两只布满老茧的大手,不停地说,哭啥哩、哭啥哩。

好久,我止住泪水,伸手提起地上一只破旧的帆布包,一手搀住母亲的胳膊,说:“走,先到俺宿舍歇歇脚吧。”

父亲赶紧跨过一步按住包说:“我跟你妈商量了,先住好了,再到你屋里看看!”

我知道,他们怕这样去给我丢人,心里就酸酸的,但知道勉强他们也没有用。就说:“那走吧,我跟你们先去附近租间房子。”

父母硬是不让我一起去,怕耽误我的课。

我只好回学校。母亲又突然喊住我,解开帆布包口袋,从里面掏出一大包东西塞给我,里面是我从小就爱吃的爆米花。母亲望着我,慈爱的脸上带着憨憨的笑。我的鼻子又酸起来了。

晚上,父亲打电话过来,说都安顿好了。我赶过去,那是学校附近一间低矮的平房,里面只有一张床,一盏灯,屋里很潮湿。父母已经很满意了,说:“这都中,这都中。”

第二天,父母的小吃摊开张了。一个塑料布搭的栅子,一套简易的锅灶,和其他的小吃摊混在一起,栅子门口坚了一快长方形的木板,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“尤溪手工面,价格公道”。父母不要我去帮忙,说他们俩应付得来。我偷偷躲在一旁张望父母的小吃摊,看到父母都围上了洁白的围裙,带着袖套,恭恭敬敬地站在栅子的门口,脸上努力地堆满笑。

一天晚上,我发现父亲一边腮肿得高高的,赶紧问他是咋回事。

母亲说:“是左邻摊位那个小青年打的,他说咱的摊子耽误了他的生意,叫我们滚,你爸跟他理论了几句,他冷不防就一拳打过来……”

我的头“嗡”地一下热了,抓起个凳子就往外冲。

母亲赶紧拦腰抱住我,将凳子夺下来。母亲哭了,说:“咱人生地不熟的,吃个小亏就吃个小亏吧,可不敢惹事,可不敢把你给耽误了。”

一转眼,父母终于还是要走了。不久,学校和政府对周围的环境进行治理,规定所有的摊点必须马上撤走,否则就罚款。

临行前的晚上,母亲默默地擀面条,给我做最后一碗热汤面。

我在凳子上坐不住了,问:“这儿做不下去了,回去干什么呢?”

父亲沉默了很久,低沉地说:“你别替家里操心,路是人走的,总不会真的把人憋死吧!”

我无语,转过头去。昏黄的灯光下,锅里的水“嘟嘟”地冒着雾气,在空中缭绕着,透过迷蒙的雾气,只见母亲熟悉的身影在案板前晃动着,消瘦的肩一耸一耸的。

面好了,还是满满的一大碗,冒着热气,中间撒着一些白的、青的葱花、香菜……面摆在桌上,母亲仍像以前那样慈爱地看着我吃,父亲也搬了凳子坐过来,一家三口挨得紧紧的。母亲要我注意身体,要我舍得花钱。我什么都听进去了,又似乎什么都没听进去,只把脸埋在腾腾的热气里,任泪水在双颊恣意横流。

几天后,父亲来信,说他们到家了,一切都好,不要牵挂。这次出去也见了大世面了,也不亏,只是到底没去我住的地方看看,觉得有些遗憾。

……

 

云翼按语:

乐星晨,三明尤溪人,管理系,舍友。

张云翼,惠安崇武人,中文系,本人。

组合——“无印舍本”

哈哈!!!这就是我们的文“蛋”。

星晨酷说故事。那晚我们聊了很多,聊到最后一碗热汤面时,星晨哭了,我也哭了。

故事往往源于生活:沉重、艰辛、无奈,有时不得不一声叹息。但生活坎坷之中晴冉、坚韧的微笑,如同早上的薯花缀着几颗小露珠,清远极了。

繁荣昌盛,歌舞升平时,更应居安思危,才能饮水思——“远”。

恳切地请求:国家在日理万机时,能不能多抽出一丁点时间,一丁点关怀与关爱,来体悟广大城市最低层的人们。

——为生活奔波,为生存忙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