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口黑”  

2011-09-04 15:14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“口黑”

生来五音不全,使我从小对音乐有种畏惧感,且我缇妈常叫骂“太监声”。

青年人都在热衷齐秦、阿敏等流行歌曲,我却不敢学,免得学后会情不自禁地放歌一番,为周遭增添不必要的噪声。

本山大叔,唱歌要钱、俺唱歌要命。如此,让喉咙忍气吞声了二、三十个春秋,每逢Party Love我都得使出浑身解数:拖、推、赖。久而久之,终不是办法。便荫发想学点乐器以弥补先天不足的念头。

老爹这一辈子自持“清高”,虽给我和老姐读过许多童话,但他不懂得赚钱,我们能填饱肚子,老爹就很高兴了。至于兴趣一来,便推、拉、弹、唱。看着老爹摇头晃耳、又吟又诵,我就认为,人既使不太愉快地生活着,也要找些快乐的谋生手段。

老姐也是个音乐能手,算是遗传吧!在我们贫瘠童年里,老姐早早外出打工,加入本地土洋结合的“西洋管弦乐团”,虽是出殡治丧的,但怎么说也是一个“长号手”;也是一份谋生的“头路”。(闽南语:工作岗位的意思)

老爹、老姐获悉我的苦衷之后,便极力撺掇我学口琴,并说口琴的吹奏是最容易学的。恰好,年轻的“老姐”是个爱吹口琴的音乐能手,随身就携带一把口琴。于是,这个初小尚未毕业的学生——“老姐”,成了我学乐器生涯的第一位启蒙老师。

老姐一丝不苟地给我推销有关“哆、锐、咪、发、索、啦、嘶……”等曲里弯勾的简谱知识,再将之对应到口琴各个音孔上,然后示范了一大堆吞、吐气等方法。看到老姐那付神色凛然而端庄的模样,我虽已觉得脑瓜“大”起来,也只好强打精神应付。末了,象所有的老师一样,老姐让我独自练习,将刚学的知识给消化一下。

看着口琴上那无数个孔,我简直愁闷极了。朦朦胧胧记起谁说的,她刚学口琴时,吹出音符前,便用胶布写上音符,然后贴在上面。我灵机一动,便随手拿起钢笔,在口琴上画下音符,自以为得意地吹得欢。正在隔壁“南屋”的老姐和老爹跑了过来,我正要炫耀一番我的“独门诀技”时,却看到他俩笑得前俯后仰的。原来我的唇上已涂满上了黑黑一层墨水。人家女孩子爱美而涂口红,而我,第一次学口琴,便涂了一次“口黑”。

好不容易能勉强吹准7个音符之后,我决定排一首歌来学。老姐吹了《三套车》、《红河谷》等,虽说我对音乐太过于想象力,但我都觉得难度太大。最后,老姐吹了一曲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我便忍俊不住地和着老姐的节拍放喉大唱,弄得二姐在一旁直捂耳朵,口中连连有词地叫喊道:“下面请继续欣赏著名“歌唱家”、被誉为“俄罗斯第四套马车”的张云翼新派吵哑吼唱闪亮登场……哈哈!!!”

哎,第一次学口琴,我便被涂了平生第一次“口黑”,还荣膺“第四套马车”的美称。回想起来,呵呵!!!倒也搞笑。

在那白白飘飘的年代,即使在贫瘠的童年生活多么地拮据,我们依然憧憬着未来,向往着灿烂、美好的希望。

现在,同年小的朋友随便网聊着、电玩着,这些被他们称为“爱情信号弹”或“青春美丽痘”的青春痘时,我不禁深为感叹,“绿色网络、贝加呵护”,并由此对往昔的热情与渴望深深羡慕与嫉妒。

毕竟,现在这个世界能给我们持久地、狂爱的事物太少了,但我们心中永磁有毛主席纯净水思想、有大爱、有伟大的祖国。

——信仰在空中飘扬!!!

 

 

写于2003年 冬日

厦门香江花园游泳池下面一角

 

注释:

“口黑”:闽南语,崇武本地土话,形容笨手笨脚的意思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