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yunyi.cool 的博客

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。这里有台「拾光机」只为收集美丽!SUN Fellow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 人  

2012-01-25 00:3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爱 人

(一)

大半辈子的颠沛曲折,都深深地刻在父母饱经风霜的脸上。那道道深深的皱纹里,填满着他们的纯朴、艰辛与倔强,那双浑浊的眼睛里,蕴藏着他们多少酸甜苦辣的故事。

今天是中秋佳节,我从学校回家。夕阳中,在村头老榕树下望穿秋水的母亲执意夺过我手中沉重的书包,匆匆地走在前面。她眼眶里盈满幸福的泪水,不时地伸出干瘦得象陈年树皮一样的手,撩起散落的白发。望着比我矮一头的母亲,我心中默默地叹道:母亲老了。

到了院子里,在门口,翘首盼望的父亲迎了过来,象请宾客似的把我拥进屋里。

“你看,你看,谁来啦。”老父亲笑呵呵地说着。

——这是他一生中屈指可数的喜形于色。

我抬头一看,只见雨莲——那个除了我以外全村人都默认是我未婚妻的女孩,正对我莞尔一笑,说:“回来啦。”

“噢,是的。”对着她那亲切熟悉的话语,得体大方的举止,我只能站着傻笑,苦笑。

诚然,在我们惠东这个本村女孩子只想嫁出,外村女孩子不想嫁入的穷山沟里,父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以后不致成为光棍汉,不惜从那稀得可以映出人影的粥里省出一把把米,为儿子早早地订了个娃娃亲,这种做法尽管令人心酸遗憾,但毕竟是父母亲送给儿子的一份最沉重又最无私的爱。雨莲,就是我父母根据山里人的生活方式,按照他们的意愿,八岁时就成了我的“心上人”。初二上学期,父母就急着为我们张罗婚事,而一心扑在书海中的我,软磨硬拖,始终不依。

如今,我已成为我村第一个、也是仅有一个跳出山村到城镇高中求学的幸运儿,我更渴望在知识的大海里遨游,根本无暇、也无法接纳父母给我的这份爱。尽管儿时我曾懵懵懂懂地默认过,也曾欣喜过,懂事后又曾为自己有雨莲这样的知己而自豪。但面对严酷的现实,面对我的前途和理想,我苦恼、彷徨、束手无策,父母又偏屡次催我辍学早日完婚。万端无奈之下,我只能月复一月地推托拖延,欺骗父母,欺骗所有的亲人和自己的良心。

“出神啥呢?”

“干娘给你打来洗脸水也不接过,这孩子。”

母亲责怪着我,继而略带哀伤地说:“娘多想选个好日子早点给你们成亲,但你总是说读书忙,没有空,你读书要读到几岁呀!这下回来就好了,来,和雨莲一起吃饭,饭后你们好好谈谈……”母亲唠叨着。

在日渐苍老的母亲眼中,我依旧是个万事都须她操心的孩子—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然而,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,我们都走进了新时代,特别是当今农村青年建设新农村、新风尚;新型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恋爱观。我霎时感到母亲的可怜可哀;难道就不能坦诚地向母亲表白自己的——“心迹”!我瞬间又感到自己的可悲可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